复兴军事网 · 历史军事

毛主席指名的副主席突然被赶下台,这伙人太黑

匿名2019-12-13 09:50:59

 毛泽东在两次中央会议上点名看看李德生,随之又提名李德生进京,职务节节升迁,随之这位毛泽东钦点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又突然辞职,升迁感到突然,辞去易如脱靴,其内幕却鲜为人知。

“红黑不认人”的儿童团长

1916年,李德生出生在河南新县柴山堡的一个小村,李德生在回忆录中,曾用大量的笔墨来描述老家和自己的少年岁月。字里行间,半是辛酸,半是骄傲。

李德生幼时家境十分贫寒,“家里没有水田,父亲在山脚边开点荒地,种点杂粮,不够养家糊口。”9岁的时候,母亲在贫病交加中离世。

 

即便是那样艰苦的生活环境,父亲仍琢磨着让他读点书。于是,在放牛之余,李德生在李家祠堂里开始念书,就这样持续了半年。

虽然那时中国许多地方已经开了新风气,但李德生的教材,依然是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之类。很多年后,他回忆说,“这是我一生掌握文化知识的开端和基础。”

而为他转变命运奠定基础的,是1928年他的家乡柴山堡地区建立了苏维埃政权。第二年,他的村子里建立了童子团,后来叫儿童团,李德生被推举为团长。他说,“我们虽然是小孩子,有了自己的组织,有了依靠的地方,一夜之间,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少,好像有了力量。”

童子团活动很正规,每人戴袖标,系红领巾,人手一根木棍。木棍也是“标准化装备”,长度一米二三,一头涂成红色,一头涂成黑色。意思是“红黑不认人”---谁违犯了苏维埃法令,木棍伺候!

 

虽然是“团长”,但少年李德生还是很羡慕当地“守备队”(编者注:就是赤卫队)的装备,他们人手一杆红缨枪,纪律严明,集体吃住,还能跟红军正规军一道冲锋陷阵。

为苏维埃政府站岗放哨、盘查行人、送信带路,少年李德生不久就越过守备队一级,直接加入了红军,成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的一名小兵,时年14岁。

徐向前试他的小马枪

刚刚成为红军战士,少年李德生很是痛苦,为的是手中没有武器,感觉似乎还不如儿童团带劲。他后来回忆说:“我没有枪也没有刀,很着急,空着两只手算什么红军。”

 

一天,他壮着胆子问老兵要一支枪,老兵告诉他:“红军战士哪有要枪的,得到敌人手里去夺。你不要急,等着打仗,打完仗你就有枪了。”终于,一仗胜后,连里缴获几支枪,李德生分到了枪,外加10发子弹,但是他个子小,所以分给他的是一把最短的、断了半截的枪,好在还能使。

因为早年在儿童团跑腿送信有经验,1932年,参军不到两年的李德生被选到团部交通排当了一名传令兵。交通排装备不错,排长见他只有那把半截枪,马上发给他一把苏式小马枪。

小马枪也曾在战斗中受损。一次军长徐向前到他们班,发现一把枪不对劲,问道:“这是谁的?”

“报告军长,是我的,”李德生回答。

“没有准星怎么瞄准啊?”

 

“让标尺的缺口对准枪管的正中,形成三点成一线,高低注意点就行了。”

徐向前接过李德生的枪试了试,点了点头。李德生后来回忆:“在红军时期,徐向前同志对我的成长进步影响特别大。”

长征中,李德生随部队历经山高水险之苦,抵达陕北。部队立足陕北不久,他就在一次战斗中受重伤,一颗子弹从左前肩胛射入,于背部第七八肋骨间穿出,穿透左肺,几乎伤及心脏,剧痛难忍,需要服用鸦片制作的止痛丸才能稍稍得以缓解。

伤愈归队,再经几次恶战,李德生所在的红四军与中央红军在懋功会师。也就在这里,他生平第一次见到了毛泽东。

 

抗战爆发前后,李德生被编入129师,任通信排长,仍是他的儿童团老本行。在八年抗战中,儿童团长一步步成长为八路军中级指挥员。解放战争中,他升任师长,解放后,他率部入朝作战,成就了上甘岭战役中功勋将领的历史地位。

1955年,解放军第一次授衔,李德生成为开国800名少将中的一员。

李德生凭什么进了政治局

李德生出身于红四方面军,1930年2月参加革命就一直是“武行”。从战争年代走过来,文化不高的李德生有两个“特色”:一个是刚直,他曾因为反对张国焘一度被开除党籍;另一个是“敢做主”,从班长开始李德生就没有当过副职,一直是能独当一面的军事指挥员。

 

抗日战争时期,李德生从排长干到团长,参加了夜袭阳明堡战斗;解放战争时期,随刘邓大军跃进大别山。又当上了师长;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成长为第12军军长。在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,李德生曾任前线总指挥,立下了赫赫战功。1960年代,李德生在第12军积极训练,总结出了“郭兴福教学法”,受到叶剑英、罗瑞卿的高度称赞,成为“大练兵”中的先锋,也引起了毛泽东的重视。

1969年,中共九大之后,林彪、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人马都纷纷进入政治局,作为军长的李德生竟然也当选了政治局候补委员,还在不久之后调中央工作,成为政治局、国务院业务组、军委办事组的成员,并兼任安徽省委书记、省革委会主任、南京军区副司令员。后来又被任命为总政治部主任。李德生的变动不寻常,十分引入注目。李德生何德何能可以进政治局?原来还是毛泽东的意思。

毛泽东在武汉“七·二O”事件之后,决定有必要“稳定下来”了。1967年1月26日,造反派夺了权,夺权没有得到中央的承认,于是分成两派斗个不停,逐渐发展成了武斗,形势越来越严重,毛泽东便调李德生的12军到安徽稳定局势

李德生下令要以正确的宣传和严肃的军威形成一种气势,来制止武斗。部队接到命令,一队队整齐的队伍,喊着“要文斗,不要武斗”的口号,穿过两派对峙的大街。正在对骂的两派哪里见过这样的气势,武斗队员一个个目瞪口杲,把枪都撂下了。

12军进城后,大造舆论,李德生先后十几次到两个造反派总部做工作,每次都是穿过插着匕酋、别着手枪、拿着大刀的武斗队员。这帮造反派头头看到一位军长苦口婆心地和他们讲道理也不好不听。李德生还请各派头头来座谈,他笑眯眯地出场,见过的都直接叫名字,没见过的一个个询问姓名、职业、哪里人,拉上几句家常,说说朴素的道理,经过几次座谈,造反派头头心悦诚服,本来气氛紧张的“群英会”,变成以诚相待的“恳谈会”。后来,群众组织都愿意听李军长讲话,只要李军长召集会议,都争先恐后地参加。

 

李德生到安徽,仅30多天,就成功制止武斗、收缴武器。40多天,就促进了两派的大联合,还在9月20日举行两派20万人大游行。李德生在安徽制止武斗、促进联合、解放干部,实现“三结合”,取得了“制乱求治”的成效,因而引起毛泽东的重视,并开始考察李德生这个人。

毛泽东在两次中央全会上点名认识李德生

李德生曾在1935年,远远地看到过毛泽东。“高个子,长头发的中年人”就此留在了他的心目中。然而毛泽东认识他,似乎还是在建国后的1968年。

1968年10月13日中共第八届十二中全会扩大会议上,当周恩来念分组名单时念到“李德生”时,毛泽东接话问“哪个是李德生?”因为毛泽东曾化名“李得胜”,对读音相近的“李德生”三字特别敏感。

周恩来朝台下的与会人员扫视了一下,然后向毛泽东介绍道:“李德生同志是十二军军长,现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兼省革委会主任。”紧接着,他向李德生招手道:“请你站起来。”

李德生立即站起来,喊了声“到”。紧接着,他又向毛泽东和周恩来敬了一个军礼。

毛泽东微笑着问道:“不认识你呀,你这个同志?”接着,他又问:“你是哪个地方人?”

“报告主席,我是河南新县人。”李德生回答道。

周恩来问:“与许世友同志是一个县的吧?”

 

“德生同志和我是一个县的。”坐在李德生前边的许世友接话答道。

毛泽东又问:“你今年多大年纪?”

“52岁。”

毛泽东向大家说:“我看安徽的事情办得不错。我们不是通报了他那个整芜湖吗?芜湖整得不错嘛。那个芜湖问题可复杂了。”他又转问李德生:“你们是怎么搞的啊?”

“就是大造舆论。”李德生的话引起了与会同志的一片笑声。

毛泽东也笑了,而后又认真地说:“是啊,就是要造舆论。我们共产党人闹革命,几十年了,就是靠造舆论。不然的话,怎么能拉起红军、八路军、新四军、解放军,搞那么多队伍。不做群众工作,你没有群众,也就没有军队,没有党,没有无产阶级政权。”

1969年4月1日至24日,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。李德生在党的九大上被选为中央委员。

九大之后,召开九届一中全会。李德生接到中央印发的候选名单,当看到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名单时,猛地发现自己的名字,他脑子“轰”地一下简直蒙了。自己作为军长,竟列在政治局候补委员名单里,这简直太出乎意外了。

 

九届一中全会投票选举后,当周恩来宣布选举结果念到李德生当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时,毛泽东又一次接话说:“让我再看看李德生同志。”

周恩来示意:“李德生同志站起来,你把军帽摘下来让毛主席看看。”

李德生起立,摘下军帽,立正站好,让毛泽东仔细端详。

毛泽东眯起眼边看边问:“多大年纪了?”

李德生回答说:“53岁。”

毛泽东连着重复几遍,啊,53岁,53岁,心中若有所思。其实,在八届十二中全会上,毛泽东已经问过李德生的年龄了,这次又问起他的年龄,可见毛泽东对李德生产生了很大的兴趣。

1969年7月,毛泽东提名李德生调入中央,任职国务院业务组和军委办事组。七月下旬的一天,李德生正在召开安徽省委常委会,研究抓生产问题。忽然,他接到周恩来亲自打来的电话:“德生同志,毛主席、党中央决定调你到北京来工作。”

 

7月28日李德生乘坐中央派来的飞机赶到北京。当天下午3时,他来到中南海怀仁堂等候周恩来接见。几天后,毛泽东召见了他。李德生随周恩来到了中南海,进入毛泽东的住处。毛泽东身着一身淡黄色半旧的睡衣,正坐在沙发上专注地看《红楼梦》,见李德生来了,毛泽东把手里的书放在一旁的茶几上,转脸看着走进来的李德生。

他紧紧握了握李德生的手,拍拍一旁的沙发,让李德生坐在他的身边。毛泽东笑着说:“李德生同志,李一德一生。我也是李德生(得胜)啊!”李德生当即想起来,当年从延安撤出来的时候,毛泽东从陕北转战到河北,党中央一支极小的队伍,同敌人干军万马周旋,却指挥着全军向国民党军队的大反攻。

为了保密,毛泽东曾经化名为李得胜。他曾经听人说,李得胜谐音的意思是,离(李)开延安,一定得胜利。李德生被毛泽东的风趣逗笑了。

毛泽东接着说:“你是十二军的,是南京军区的。我了解你,不是通过南京军区,而是通过其他同志了解的。他们都说你不错。”

李德生在安徽平息武斗、稳定局势的一系列举措,是受到毛泽东和党中央肯定的,他的才干和品质自然也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和赏识。应该说,毛泽东对李德生的了解和赏识是从他在安徽的表现开始的,而其中周恩来慧眼识英才的推荐更为重要。

毛泽东又问李德生:“看没看过《红楼梦》?”

 

李德生不好意思地回答:“报告主席,我还没有读过。”

毛泽东认真地说:“要读《红楼梦》,我看了五遍才解开。《天演论》和《通鉴纪事本末》也要看。” 李德生当时并不能一下子理解毛泽东叫他读古书的用意。后来,他在实践中逐渐明白,这是毛泽东想让高级领导从历史中学会借鉴,博古才能通今。

周恩来向毛泽东谈了对李德生的工作安排。李德生说:“自己水平不高,怕不能胜任这么多重要的工作,安徽、南京的工作能不能免去?”

毛泽东把手一挥说:“不要免,一个也不要免。南京的不要免,安徽的也不要免。”

周恩来在一旁也鼓励道:“你大胆干。毛主席教导我们‘实践出真知’嘛!”

毛泽东笑了笑,最后说:“你是一边工作,一边学习。三分之一时间在北京工作,三分之一时间读书学习,三分之一时间到下边搞调查研究。” 自此,李德生便身兼党政军数职,开始接触各方面的工作,努力按照毛泽东提出的“三个三分之一”的要求去做。

1970年总政治部恢复职能,4月,李德生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,1971年1月兼任北京军区司令员。在中央任职期间,李德生的才干得以展示,此后在处理林彪叛逃事件中被毛泽东委以重任。

 

1971年9月12日,也就是林彪叛党逃跑的前一天,毛泽东提前结束了在南方的视察回到北京。在丰台火车站,李德生等人走上毛泽东的专列。这时,毛泽东已经对林彪叛党行为有所估计。他在和李德生等人谈话时,不时流露出这种担忧。他告诉大家,要提高警惕,防止分裂党的行为。最后,毛泽东让李德生调一个师来南口,干什么却没有说。

毛泽东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,林彪携妻带子乘机叛逃。飞机一飞,谁也不知道会去哪儿,后果怎样。人民大会堂成了指挥中心。空军是“重灾区”,空军司令员吴法宪就是林彪的死党,不然林彪也不会有这样便利的外逃机会。紧急关头,周恩来最不放心的就是空军。李德生受周恩来重托,在空军招待所指挥,整整五天五夜没有合眼。

事后,周恩来说:“当时情况不明,我们派德生同志去空军,他是只身入虎穴,我们都为他捏了把汗,但结果还是我们胜利了。”

1973年8月,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。在这次大会上,周恩来按毛泽东的意图专门提名李德生作为“老中青三结合”当中的“中”的代表进入大会主席团。李德生不负众望,被选为大会主席团五位副主席之一。

这是李德生成为党的领导人的一个信号。十大结束时,李德生当选为中央委员。紧接着,在十届一中全会上,李德生与毛泽东、王洪文、叶剑英、朱德、张春桥、周恩来、康生、董必武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常委,李德生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。除王洪文和张春桥之外,他最年轻,资历亦最浅。至此,李德生以他独特的经历和特殊的功绩走上了党中央副主席的职位。这是李德生政治生涯的顶点。

 

毛泽东在两次中央重大会议上点名看看李德生,或许是毛泽东曾化名“李得胜”,对读音相近的“李德生”三字特别敏感,然而,李德生由此政治生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这不能说与此没有关系。

八大军区司令员大调整

1973年10月,江青在清华、北大发动了所谓的“反击右倾回潮运动”,声称要上揪“代表人物”,下扫“社会基层”,拉开了“批林批孔”的序幕。

李德生不像一些人喜欢随风倒,而是以是非曲直为自己的判断标准。他觉得“批林批孔”不能搞乱军队,军队首先是稳定,然后才是参与。总政领导班子集体作出决定,部队的报刊在“批林批孔”文章上要和中央保持一致,对于“批林批孔”的意义、动态等重大提法,要按照中央两报一刊的提法。谁知通知刚发出,就有人汇报给江青,这不是在和她江青唱对台戏吗!

江青立即大嚷道:“军队不批孔批什么?不批孔也是不批林。李德生反对‘批林批孔’是不是上了林彪的贼船?和林彪是一条路上的人!你们要去批!”

江青对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叶剑英也非常不满,认为叶帅不买她的账,没有把王洪文安排到军委,反而建议重新启用邓小平。的确,十大之后,叶剑英鉴于“九一三”事件的教训和江青一伙反党乱军的阴谋活动,多次向周恩来、毛泽东建议请邓小平继续参加军委领导工作,并参加政治局工作。毛泽东表示可以考虑。

 

江青到毛泽东那里告黑状,说部队对“批林批孔”运动响应不及时,没有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。为此,毛泽东对叶剑英、李德生产生了不满。在1973年12月12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,毛泽东批评“政治局不议政,军委不议军”,并说:“你们不改,我就要开会,到这里来。”同时,他还提议各大军区司令员相互对调,并让叶剑英拿出具体意见。

14日,周恩来、叶剑英和李德生到毛泽东处参加有部分政治局成员出席的会议。会上,毛泽东再次谈到各大军区司令员的对调问题。15日,李德生参加了中央政治局会议。会上传达了毛泽东关于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等指示。根据毛泽东的意见,会议商定了来京参加中央军委会议的成员名单,并研究了大军区司令员在地方一律不兼职问题。

会后,毛泽东在他的书房,与政治局委员和北京、沈阳、济南、武汉等大军区负责人谈话。毛泽东征求各位司令员对调动的意见。

李德生是北京军区司令员,又是中央政治局委员,所以毛泽东首先问到他。李德生态度很坚决:“服从中央的决定,对这次对调没有意见。”

22日,毛泽东召集八大军区司令员开会。会议宣布:北京与沈阳、南京与广州、济南与武汉、福州与兰州八大军区司令员互相对调。这样,李德生调任沈阳军区司令员。

随后,毛泽东当众对八大军区司令员点评了一遍。点评李德生时,毛泽东说:“你在北京干的时间倒是不那么久。”并开玩笑地说:“你家出了个李铁梅,你就是李铁梅,不过你是陪绑的。”

 

大家都笑了。

毛泽东又风趣地说了两遍:“李德生活到九十九,上帝请你喝烧酒。”大家笑得更欢了,李德生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李德生也到总政移交了工作,几天后,他便乘专机前往沈阳履任新职,担负新的使命。

1975年1月,由于“四人帮”一伙陷害,加上其他主客观原因,李德生在十届二中全会上辞去了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职务。

1976年10月6日,“四人帮”被一举粉碎。1980年8月26日,中共中央、中央军委批转了《总政治部关于为李德生同志平反的报告》,决定为在“四人帮”制造的“三五放火烧荒事件”中遭受迫害的李德生彻底平反,恢复名誉。

李德生镇守东北多年,1988年,李德生被授予上将军衔,1990年离休。

离休后的李德生,卸下繁重工作,文史工作者和媒体记者得以进一步了解这位老将军的日常生活。

 

他与老伴曹云莲结合于战争年代,两人生育二子四女,相濡以沫几十年。六个儿女皆事业有成,四个女儿中三个是学医的,小女儿学法语出身,“文革”之后以优异成绩考取了第一批公费留学生,后留在美国工作。

小女儿在美国将要生孩子的时候,打电话问家里,孩子是在美国生还是回国生,因为在美国生,就意味着孩子自动有了美国国籍。

李德生答复女儿:“回到北京来,让孩子抱紧我们的祖国。”

晚年的李德生也曾回家乡,发现就在他念了半年书的那个小村庄,教育资源依然稀缺,他四处筹资,为村里办起了一所小学。

李德生晚年写过一首诗,似乎是对自己戎马半生、风雨岁月的总结:“阅遍沧桑话长短,红肥绿瘦难相安,愿得人间多伯乐,同心征战苦亦甜。”

(责编:李雨)

阅读推荐

相关文章

热门标签